确定黄沙与长沙群岛归属越南的历史依据(第六期)

27/12/2021| 22:58

4.中国故意歪曲越南总理范文同同志于1958年发布的公函,宣布越南东海上80个新实体的“四沙”、“南海诸岛”和“标准名称”之称。 4.1. 中国故意歪曲越南总理范文同同志于1958年发布的公函。

确定黄沙与长沙群岛归属越南的历史依据(第六期)

2020年4月17日,中国向联合国递交公函,声称对本属于越南主权的黄沙与长沙群岛拥有主权。中国也肯定,越南政府已通过1958年范文同总理的公函承认了这一点。这明明是中国在联合国上“以邻为壑”的阴谋,大肆扭曲法规的历史性事实,其目的在于肯定没有任何国家反对中国在越南东海上的主张。1958年9月4日,中国政府发表了关于领海的声明。中国的声明包括四条:第一,中国的领海宽度为12海里。指出这项规定适用于包括沿海岛屿、台湾岛及其周围各岛在内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领土”;第二,中国确定“连接附属岛屿的海岸基点的直线”为中国领海基线。宽度为12海里的领海是从中国领海基线算起;第三,中国要求各国不得随意侵犯其领海和领空;第四,中国确定上面所说的第二和第三条也适用于包括台湾及其附近岛屿、澎湖群岛、东沙群岛、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在内的地区”(28)。1958年的《领海和毗邻区公约》还没划定领海的宽度(如中国宣布的12海里)。当时,中国没有参加于1958年4月27日至2月24日在瑞士日内瓦举行的第一次《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会议。1958年9月4日,中国发表声明之后,当年9月14日,越南政府范文同总理向中国政府周恩来总理及其国家政府委员会发出外交公函,表示越南政府对中国有关12海里领海声明的支持。这体现出越南政府在政治上对中国的团结精神。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也是这样做,这是社会主义国家在冷战形势下对抗由美国率领的资本主义派的正常举动。因此,越南政府范文同总理的公函,性质上只是目的简单的单方声明,旨在同中国携手反对美国和资本主义派(29)。范文同公函的法律价值不取决于它被称为公函还是便函。国际法规定,在看一个已签署的文件时,要考虑到文件正文中签署者的真实意思。这就是“四个角落”和“特殊性支配概括性”的原则。据此原则,不允许主观推论,而要从中找出签署者的最终意图(在文件正文的四个角落里)。从越南政府范文同总理公函的文本上看,其主要内容分成两段:第一段只是对中国的《领海声明》表示承认与赞成,声称:“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承认并赞成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1958年9月4日发表的《领海声明 》的内容”。此文件第二段进一步明确:“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海面关系中,彻底尊重中国12海里的领海”。可见,“海面12海里”的特殊性已说明越南政府范文同总理的公函只提到中国的12海里领海,并没有提到其他问题。这意味着范文同公函只是采用措辞的单方外交声明。目的在于表示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对中国12海里领海声明的支持。显然不是公认中国对越南黄沙和长沙群岛的主权。许多国内外公法学者和律师都赞同这一观点(30)。

再说,在抗法战争的漫长过程中(1946-1954)、在后来的1954年至1974年阶段、甚至现在阶段,越南一直行使对黄沙和长沙群岛的主权。日内瓦协议于1954年7月21日签订。据此协定,越南领土暂时一分为二:越南以北(北越)由越南民主共和政府管制,越南以南(南越)由法国及其亲近的、包括越南国家在内的国家管制。南北越暂时以北纬17度线为界1955年,吴庭艳总理取代保大皇帝,当上越南国家的皇帝。之后,“越南国家”改成由吴庭艳担任总理之位的“越南共和国”。1956年,越南共和国的军队驻扎黄沙和长沙群岛的西部。因此,1958年,越南共和国(而不是越南民主共和国)是对黄沙和黄沙群岛行使主权的唯一政治实体。所以,即使范文同总理的公函对中国在两个群岛的主权声明未表示出直接反对(因为越南民主共和国不是在黄沙和长沙两大群岛上行使主权的政治实体),但不反对也不意味着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能够证明越南已承认中国的主权(31)。根据1933年关于国家权利和义务的《蒙得纬的亚条约》,“作为一个国际法所承认之国家应具备以下资格:⑴ 常住人口;⑵ 界定的领土;⑶ 政府;⑷ 与其他国家建立关系的能力”,并明确指出“国家的政治存在独立于其他国家的承认”。1954-1975年期间,根据1933年的《蒙得纬的亚条约》,越南领土上存在两个以国家为资格的政治实体,即“越南民主共和国”和“越南共和国”。关键在于尽管其他国家是否承认“越南民主共和国”和“越南共和国”的国家资格,这也不会影响到其国家资格。可见,根据国际法,越南共和国完全有资格行使对黄沙和长沙两大群岛的主权,而越南民主共和国并没有。因此,越南民主共和国不一定要宣布反对中国1958年的主权,同时,越南民主共和国的沉默并没有降低越南对两大群岛的主权(32)。

1933年的《蒙得纬的亚条约》规定政府更迭不会改变国家。在一个国家的领土上有一个政府被另一个政府所取代的时候,新政府会继承旧政府的遗产,其包括领土、条约、国际组织成员资格、债务等等。1960年,越南南方解放阵线问世,越南南方解放战争也随之爆发,后来,以1975年1月之胜结束了解放战争,同时成立了越南南方共和国,实质上是行使南方人民在根据国际法规定选择政治制度的自决权。1975年4月30日之后,越南南方共和国已经取代越南共和国并成为代表南方人民的唯一政治体制。因此,越南南方共和国有足够的权利继承越南共和国对黄沙和长沙两大群岛的合法主权。中国就是承认越南南方共和国为越南南方人民的唯一代表的第一个国家之一。中国也间接承认,根据国际法,在接受越南共和国的投降之后,越南南方共和国已正式继承对黄沙和长沙两大群岛的主权(33)。

1976年越南进行选举,统一国家。越南完整领土为一个国家,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是唯一的政府。这标志着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已经继承了越南南方共和国在黄沙和长沙群岛上的主权(而不是继承越南民主共和国的,因为该政治实体对黄沙和长沙群岛没有任何权利和管制权)。因此,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已经根据国际法行使对黄沙和长沙群岛的主权。这一点已再次肯定范文同1958年的公函没有法律价值,而且也没有影响到越南在黄沙和长沙两大群岛上的主权(34)。

近期,中国多次向联合国递交公函,摘录越南范文同总理1958年的公函,并指责越南违反了禁止反言原则。这是故意歪曲事实、歪曲法律以及中国是成员国之一的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的阴谋。必须坚决肯定,越南并没有违反禁止反言原则。禁止反言原则是国际法的原则之一,即一个律法主体(或是人、或是机关、组织、国家)不能违背之前的言行。

很多学者对将该原则运用于1958年范文同公函的事进行讨论。值得一提的是邓明秋律师,博士的讨论。据此,根据国际实际情况以及国际案例,要想证明越南违反《禁止反言原则》,就要证明范文同1958年公函中有意肯定黄沙和长沙群岛上的主权是属于中国的,而且这一点要得到连续而且有系统性的强调。

然而,按照越南海洋和岛屿局国际合作与科学技术部前主任、河内资源与环境大学国际海洋法专家——武青歌教授,博士的看法:“范文同1958年的公函除了支持12海里领海的声明以外,完全没有提到黄沙和长沙两大群岛。再说,越南民主共和国都没有坚持地、有系统性地肯定黄沙和长沙群岛上的主权是属于中国的。当时这两大群岛是属于越南共和国的,所以越南民主共和国并没有权利对这两大群岛做出声明。”

(待续)

参考文献:

(28)杜善的“越南东海:正确理解范文铜的公函”文章https: plo.vn/thoi-su/bien-dong-hieu-dung-y-nghia-cong-ham-pham-van-dong 910058

(29)杜善的“越南东海:正确理解范文铜的公函”文章https: plo.vn/thoi-su/bien-dong-hieu-dung-y-nghia-cong-ham-pham-van-dong 910058,第5页。

(30)杜善的“越南东海:正确理解范文铜的公函”文章https: plo.vn/thoi-su/bien-dong-hieu-dung-y-nghia-cong-ham-pham-van-dong 910058,第……页。

(31)杜善撰写的“越南东海:中国故意篡改范文铜的公函”文章https://plo vn/thoi-su/bien-dong-trung-quoc-co-y-xuyen-tac-cong-ham-pham-van-dong-910577.html.

(32)杜善撰写的“越南东海:中国故意篡改范文铜的公函”文章https://plo vn/thoi-su/bien-dong-trung-quoc-co-y-xuyen-tac-cong-ham-pham-van-dong-910577.html, 第2页。

(33)杜善撰写的“越南东海:中国故意篡改范文铜的公函”文章https://plo vn/thoi-su/bien-dong-trung-quoc-co-y-xuyen-tac-cong-ham-pham-van-dong-910577.html,第3至4页。

(34)杜善撰写的“越南东海:中国故意篡改范文铜的公函”文章https://plo vn/thoi-su/bien-dong-trung-quoc-co-y-xuyen-tac-cong-ham-pham-van-dong-910577.html,第4页。

(35)杜善撰写的“越南东海:中国故意篡改范文铜的公函”文章https://plo vn/thoi-su/bien-dong-trung-quoc-co-y-xuyen-tac-cong-ham-pham-van-dong-910577.html,第4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