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定黄沙与长沙群岛归属越南的历史依据(第八期)

28/12/2021| 10:49

4.中国故意歪曲越南总理范文同同志于1958年发布的公函,宣布越南东海上80个新实体的“四沙”、“南海诸岛”和“标准名称”之称。 4.3. 越南、马来西亚、菲律宾与中国之间的公函之战

确定黄沙与长沙群岛归属越南的历史依据(第八期)

 利用全世界正在付出最大努力抗击Covid-19大流行的情况下,中国以新的手段和方法加强进行各种非法行为,旨在实施独霸东海的阴谋。尤其是,中国的海洋地质八号调查船和渔船侵犯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越南等多个沿海国家的专属经济区事件发生之后。联合国关于越南东海的法律之战开始于马来西亚于2019年12月12日向大陆架界限委员会(CLCS)递交关于东海北部扩展大陆架边界的报告行动。 同日(2019年12月12日),中国也向联合国秘书长提交CML/14/2019号公函反驳马来西亚的报告。在此公函中,中方认为:i) 中国对黄沙、长沙(属于越南领土)、中沙、东沙(统称南海诸岛)拥有主权;ii) 中国拥有海域(包括:内水、领海、毗连区、专属经济区、大陆架)和各种海洋生物系;iii) 中国在越南东海上拥有历史性权利。至2020年3月6日菲律宾向联合国秘书长提交:i) 000191-2020号公函反对中国的CML/14/2019号公函,菲律宾认为中国的主张不符合于国际法律,其中包括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下简称《公约》);ii) 菲律宾的000191-2020号公函提出菲律宾对马来西亚报告的观点。2020年3月23日,中国向联合国秘书长递交CML/11/2020号公函以反驳菲律宾的公函。在此公函中,中国要求对长沙(属于越南领土)、黄岩岛及其周围岛屿拥有主权;要求对有关海域、海底以及海底的地面拥有主权和裁判权。中国继续肯定对越南东海拥有历史性权利。在这种情况下,越南于2020年3月30日向联合国秘书长提交22/HC-2020号公函反对中国的CML/14/2019号和CM/11/2020号公函。至2020年4月10日越南向联合国秘书长递交24/HC-2020号和25/HC-2020号公函分别提出越南对马来西亚报告和菲律宾公函的意见。随后,2020年4月17日中国递交CML/42/2020号公函反驳越南的公函。在三件越南向联合国秘书长提交的公函,22/HC-2020号公函已充分地体现出越南对越南东海上的主要法理问题的观点。

22/HC-2020号公函的内容只限于一张纸,但已经指出越南对i) 中国在越南东海上的主张、ii) 越南对黄沙和长沙群岛的主张以及在越南东海上遵守《公约》等三个重要问题的观点。这些观点需要结合其他国家的公函、越南东海上的政治外交斗争以及法理与实际管理情况,旨在得到充分和正确地理解。具体内容包括:

i) “越南反对中国的主张,中国的主张已违反越南对越南东海的主权和裁判权。”

国际常设仲裁法庭(PCA)于2016年7月12日对东海仲裁案作出裁决之后,中国开始执行新的主张,已经显示出推动一项新的索赔的迹象,暂时称为“四沙”主张以代替法院驳斥的“九段线”主张。这个调整方向已经出现在与法院作出裁决同日的中国外交部声明和中国国务院的《中国坚持通过谈判解决中国与菲律宾的争议》白皮书(2016年7月13日——法院作出裁决后一天)。这也是第一次中国提到“南海诸岛”问题。在2019年12月12日的CML/14/2019号公函,中国第一次向联合国公开表达自己关于“南海诸岛问题的立场。”

 “四沙”主张有一些值得注意的问题,如:i) 中国要求对四个群岛的主权,包括:东沙(普拉塔斯群岛)、西沙(越南的黄沙)、南沙(越南的长沙)和中沙(麦克尔斯菲尔德群岛,这是一个即使低潮时也完全在水下的暗滩)。中国将四个群岛成为“南海诸岛”;ii) 中国要求对这些群岛的内水、领海、毗连区、专属经济区、大陆架主权;iii) 中国要求在越南东海上拥有历史性权利。与此同时,中国还提出主张:i) 要求对于长沙和中沙的暗滩和自然状态属低潮高地的地物,甚至对于完全属于越南的大陆架(如万安滩)的主权;ii) 确定围绕各群岛的领海基线,从而要求在海域上包括专属经济区、大陆架在内的主权。

与“九段线”相比 “四沙”被认为是更为危险的主张,会导致很多严重的后果。中国的这两项主张都不符合与国际法律。中国要求对越南东海上各暗滩的主权,分类岛屿类型并确定围绕的海域等行为都是完全违反《公约》。按照法律规定,暗滩和自然状态属低潮高地的地物不是领土取得的对象,不享有任何领海(38)。

ii) “越南拥有足够的法理依据和历史证据证明越南对黄沙和长沙两座群岛拥有符合国际法的主权。”

越南再次肯定对黄沙和长沙群岛的主权。这是越南的一贯观点并体现在1975年、1979年、1981年以及1988年关于“越南对黄沙、长沙群岛的主权”的白皮书。这一观点也在联合国颁布的文件以及递交给有关国际机关的文件和声明中得到多次重申。越南拥有足够的法理依据和历史证据证明越南是有效、持续、和平行使对黄沙和长沙两个群岛的主权的第一个国家。与此同时,中国的很多历史地理资料也证明直到20世纪初中国封建归家政府从未要求对黄沙、长沙群岛拥有任何主权。西方的地图也显出海南岛是中国领土最南端。此外,国际社会还指出了许多令人信服的观点,并驳斥了中国在对这两个群岛要求主权时提出的历史证据(39)。

(还有。。。)

参考文献:

(38)阮氏兰香的“分析越南于2020年3月30日向联合国秘书长递交公函”文章。https:// www.printfriendly. com/p/g/8VAZFt.

(39)阮氏兰香的“分析越南于2020年3月30日向联合国秘书长递交公函”文章。https:// www.printfriendly. com/p/g/8VAZFt,第3页。

Top